南渺烟

可以,最近被朋友拉去了隔壁金光,先把短的补完在补长的。
杂食党,目前主修双邪、漠御、枫樱、双子、双秀等CP,其他CP大概也可以接受。目标很远大,其实还是个萌新。

美梦

*原剧中不存在的场景,颠覆老剧设定,只是希望俏俏有个美梦,可以当做是俏俏自己所期望的。

*文笔不好,望各位见谅www

*关于节日与佛学一窍不通,都是剧情需要,瞎写


——精忠。


好像有什么人在叫他……是谁……


眼前一片黑暗,耳边却传来了人流的熙攘,谈笑声此起彼伏,还有油洒在锅中的“滋滋”声,好像还有饼子的香气。


——精忠,再不接过,爹亲就把这只糖葫芦给小空了。


温和的调侃,手中的温暖,史精忠睁开眼,便是一片灯火阑珊。


左手被握在另一只大手里,右手将要接过一串红艳艳的冰糖葫芦,上面的糖稀被灯火渲染出一片暖意。


“大哥,你是在发什么呆啊?你再不吃我就要抢过来吃光光了哦!”一只光头小和尚跳到他面前,假装眼馋道。


“啊……小空……嗯。”史精忠回神,轻轻咬了一小片薄薄的糖稀,入口即化,甜意溢满整个口腔。


这天是花灯节,往常整天不见人影的史君子少见的抛下身上的重担,陪着家人来逛庙会,一身白衣,身旁佳人,三个孩子,都引得旁人纷纷侧目。


史仗义接过刘萱姑递过来的另一串糖葫芦,一口咬下半只山楂,被酸的呲牙咧嘴,囫囵地咽了下去。


偶尔破一次戒,佛祖大有大量,不会跟他计较的,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刘萱姑轻笑一声,拿手帕擦了擦史仗义唇角不小心粘上的糖渣,牵住了小和尚的手;史艳文颠了颠睡的正香的小儿子,侧头跟刘萱姑说着什么。


史精忠看着,握紧了史艳文的手,怕自己一松手,这场景就不复存在。


史艳文察觉到手中的异样,低头笑道,“精忠,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史精忠连忙摇了摇头,甩去脑中的胡思乱想,弯着眼角,“没事,父亲大人不用担心。”


为掩饰自己的慌乱,他低头,咬上了第一颗红彤彤的山楂,酸涩冲击着他的味觉,差点逼出生理泪水。


没有血泪,没有生离,只有夜空中闪耀的焰火,暖光打在一家人身上。


那年朦胧灯火阑珊处,共度佳节时。





好了,我编不下去了了,其实这是从另一篇文章里面截出来的,因为那个里面不需要这么多描写,干脆改了改变成俏俏的梦啦~


有关于跟姬友讨论的长篇脑洞番外


如果是原作俏俏跑到了这个世界被正道栋梁小空捡回,大概就会是这样:突然间多了一个懂事(划重点)的乖儿子,spa表示很欣慰。


如果是原作小空跑到这个世界被另一个自己捡回,大概就会是:家里有一个背骨囝仔就已经够了,怎么现在又蹦出来一个背骨囝仔???


第一个主要是想写写史家人的亲情向,感觉让俏俏见到正道的小空会比较容易发泄一下情绪吧www


第二个就纯粹是恶趣味,想要看两只小空打嘴炮!毕竟老剧里面还是个小和尚的小空还挺崇拜spa的,后来就……emmmm,就,特别想看这两人关于spa跟史家亲情的冲突,一开始是打嘴炮,后来可能打嘴炮不过瘾,直接就掐起来了hhhh


所以说我亲爱的姬友,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你的第二个脑洞?(和善的微笑.jpg)


“你做到如此地步,值得吗?”

“不值,当然不值得。”

“……”医子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魔。

“可是我在意的,从来都不是那份‘值得’。”

这个冬天不太冷

*第一篇金光,紧张
*写的太垃圾,不打TAG了,随缘随缘
*灵界的一窝子天使!我爱他们一辈子!表达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莫前尘不喜冬天,他从小的身体就不怎么好。

趴在洞穴里,被飘进来的一片雪花挠到了鼻子,莫前尘打了一个喷嚏,把自己蜷成了一团。

在名为“灵界”这个洞穴里面的狐狸们都去寻找食物了,现在是冬天,加上雪天,食物着实难寻。

身为平日的主力之一的莫前尘,冬季却只能待在洞穴里,爱灵灵自告奋勇替了他。纵使很不放心,但有着灵尊、大师兄等人,应该能够看住这丫头不让她乱跑,更何况还有月牙岚在跟着她,大概是出不了什么问题。

莫前尘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不过,还是忆无心比较让众人省心,只是她终究是属于史家的,这段时间回去“正气山庄”,还把她那两位一黑一白的朋友带上了。另一位能看住爱灵灵的深棕色半大狐狸独眼龙也回去了梅香坞。

回去也好,莫前尘不喜欢被别人当做玻璃娃娃对待,纵使他在冬天真的很虚弱。

这天开始落雪,气温回升。莫前尘忍忍还是能够不让众狐看出来他冷的,他不愿给众狐添麻烦。毕竟觅食这种事情就足够麻烦了。

随着几丝阳光钻出地平线,刺破云层,莫前尘估摸着众狐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果不其然,不久之后,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自洞外传来,踏着一地的碎琼乱玉,同时传来爱灵灵充满生气的叫唤声:“二师兄,我们回来啦!”

莫前尘从地上爬起,抖了抖身上的毛,其他的狐也已经陆陆续续地进来。

他将众狐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扫视一圈,确定没有狐受到什么大的伤害后,松了一口气,“安全回来就好。”

其中,一只深紫色的半大狐狸走到莫前尘身前,将口中叼着的半只野兔放下,舔了舔莫前尘的耳朵,“二师弟,可还感觉到冷吗?”

莫前尘耳朵一抖,有点受不了这么亲昵的动作,毕竟他全身上下挺敏感的,然而既然是梁皇无忌的话,还是可以忍受的,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我无事,只是……”莫前尘眼尖地扫过梁皇一直在尽力隐藏的一道划伤,“大师兄,你又受伤了。”

“啊……无碍。”梁皇无忌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没想到藏得这么小心还是被二师弟发现了,“不小心被树枝划了一下。”

哦,是吗?莫前尘心中暗笑这个谎言的可信性,那只狐狸会被不小心划成这样?却也不点破。

走上前,小心地舔了舔伤口,“大师兄,每次说你你都是这样答,不是不小心被那个划到就是不小心被这个砸到,谎言真是拙劣!”

“……”梁皇无忌瞬间被堵得无话可说,只得无奈地转移话题,“二师弟,时间不早了,吃完食物早些休息。伤口我自己处理就好。”

莫前尘撇他一眼,又舔了几下。他堵他多半的可能不会去管自己的伤,仗着自己是来自于“魔世”体质强健就乱来!

“快点去休息!”莫前尘说完,转身去享用自己的餐饭,虽然有些凉了,也是不差的美食。

不出莫前尘所料,梁皇无忌根本没有按照自己所说的处理伤口,直接寻了一处空地蜷起来睡了。

待莫前尘用完餐后,准备休息之时,雪停了,在冬日的照耀下泛出淡淡的金光。

洞穴内,一只白色的大狐狸睡在最外边一圈,像是屏障一般隔绝了外面的霜雪与洞内的温暖;蓝狐与赤狐规规矩矩地凑在一起头靠着头睡的正香;棕狐围着比他小上一圈的粉红色小狐狸,尾巴时不时动一动,条件反射一般为小狐狸遮去不小心钻进的寒风;而深紫色的那只半大狐狸,本想跟着灵尊一起挡风,却被硬赶来了里面。

莫前尘叹了口气,认命一般走到梁皇无忌身边,肉垫落地无声,没有惊醒沉睡中的深紫色狐狸,将自己蜷成一团,跟梁皇无忌只隔了几步之遥,头一埋眼一闭,莫前尘准备休息。

猜得到开头,猜不到结尾。说的就是莫前尘这种狐。

正午正是阳光最强的时候,雪层开始融化,气温骤降。

睡梦中的浅紫色小狐狸反射般地紧紧蜷成一团,妄图减少热量的散失。纵使有灵尊在洞口挡着,也阻挡不了所有的寒流。

莫前尘身体本来就弱,只是浅眠,这下子直接给冻醒了。他发着抖,也不出声。他并不想再麻烦其他的狐,出不了力本就让他懊恼,再麻烦其他狐他实在做不出来。

本想着只不过几个时辰,熬一熬就过去了。没想到这次的寒流着实严重,跟夜晚的气温形成严重的反差,莫前尘恍惚间顺从本能朝不远处的热源贴了过去。

“唉……”耳边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冰冷的身体陷入一团温暖中,莫前尘瞬间惊醒,却见那只紫色的半大狐狸直接用身体圈住了他,毛茸茸的半截尾巴盖在他身上,遮去了寒冷的空气。

“!”莫前尘一惊,挣扎了两下妄图挣脱狐狸的“禁锢”,梁皇无忌直接伸爪按住这只不太安分的小家伙。

莫前尘有点想爆粗口,个头大了不起吗?!

梁皇无忌身上的热度源源不断地传给莫前尘,不一会儿就驱散了莫前尘身上的寒意,习惯性地舔了舔莫前尘的耳朵,“二师弟,别任性,好好休息。”

“大师兄!”莫前尘简直被气到没脾气,本来应该是威气十足的喊声因为他顾忌众狐被吵醒刻意放低而变得跟撒娇一样。莫前尘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种软软糯糯的声音怎么可能是他发出的!

梁皇无忌纵容地蹭了蹭比他小上一圈的浅紫色小狐狸,“二师弟,该休息了。”

舔耳蹭毛闭眼一系列动作下来简直一气呵成,熟练之程度令人发指。虽然这说法很怪,但梁皇无忌的确很有经验。之前他还在魔世的时候,煞魔子也是如此被他圈着睡,不过他要比莫前尘乖多了,从不会轻易乱动。

离这两只狐比较近的叹悲欢首先晃晃悠悠站起来,还有些不清醒,但以之前的情况来看,就算是脑子现在浆糊一样,叹悲欢还是能了解发生了什么的。

“等……!”莫前尘心底不详的红色预警极速闪动,还是把他们吵醒了吗……心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莫前尘刚要开口阻止,一声细小却尖锐的狐啸就将他打断。

通知完了其他人,叹悲欢才拖着还睡地迷迷糊糊的哀世间凑到莫前尘与梁皇身边,卧了下来。

而被这声狐啸吵醒的爱灵灵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挣脱月牙岚的怀抱,蹦跳着挨在莫前尘旁边,月牙岚无奈地追上某只不听话的小公主,重新把她圈进怀里。

最后是洞口的那只雪白的大狐狸,他足够把众狐都围在他的狐尾之内,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莫前尘对于梁皇无忌还是很尊重的,尽管他这个师兄很有把他惹炸毛的天赋,他也不可能劈头盖脸凶他一顿。只是瞪他的目光多多少少带了些怒气。

梁皇无忌不甚在意,抚慰般的蹭了蹭莫前尘的脑壳,“二师弟,快点休息。”

莫前尘还想再说些什么,一只雪白的尾巴尖轻轻拍了拍两狐的脸,灵尊浑厚的声音轻声响起,“你们两个,快点睡觉。”

抬头便见梁皇已经顺从的闭上了眼,莫前尘怒气瞬间就这么漏了,唯留一丝郁闷。

闭上眼时,连这一丝郁闷也不见,仿若躺在云端中,连带着脑子也轻飘飘的。

洞外的寒流肆虐得厉害,洞内的大团子小团子挤成一团,屏去窜入洞穴的寒风。

这个雪天,真的不冷。

小剧场:

“个头大了不起吗?!”

梁皇无忌悠哉悠哉地按住莫前尘,帮他梳理着身上炸起来的毛。

Sorry啊,个头大就是了不起。














看剧吐槽

识龙影,一个神奇的男人,一线的角色曲,一线的诗号,一线的偶……十八线的剧情。

就这么退场了,有点可惜。

【枫樱】庄周梦蝶


*是上一篇《一盏茶,梦三生》的后续
*私设樱花的嗓子随着功体的渐渐恢复已经好了,不然都不会写了_(:з」∠)_
*老样子文笔小白加上大写OOC,我的目的是发糖发糖发糖!OOC什么的随意啦~(放飞自我ing)

“咳咳……”微弱的咳嗽声从雅致的居所中传出,枝叉上鸟儿似是被什么惊动,展开翅膀窜上高空。

屋内的人影拢了拢身上的皮草大衣,呼出些冷气,氤氲了视线。

周围不小心溢出的内力慢慢消散,他推开门走到了庭院中。

骨节分明的手轻抚了一下脖颈间挂着的红玉枫形吊坠,望着庭院中光秃秃的枫树,叹了口气,眼神无焦距地望着树杈,好像看到了另一个紫色的虚影。

“‘拂樱好友,再会’?哈……”回想起牢狱里面墙上的三行遗书,拂樱讽刺地笑出了声。到底是真心的原谅,亦或是对他的报复呢?

“枫岫主人,你真是……”拂樱的口才向来比不上枫岫,但也并非不善言谈,此刻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想说的多了,到了嘴边反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寒风刮过,带起冰冷的空气,拂樱身体一抖,从回忆中惊醒。他现在已不是凯旋候,但却也当不成拂樱斋主,他变得一点都不像是过去的他,那个不被情感所困惑的凯旋候拂樱。

摇了摇头,拂樱收起过去自己所嫌弃的多愁善感,准备回屋。他终究还是心系佛狱,功体没了,可以重练,让魔王子那个不靠谱的人来带领佛狱,迟早有一天佛狱会毁掉。

他不能让自己以前的、王以前的心血被废。

“拂樱好友啊……吾怎样呢?”带着调侃的一句话从身后传来,拂樱不可置信地愣在原地。

轻柔的触感划过肩头,那人见拂樱不应声,又问了一遍,“拂樱好友,吾到底是怎样,你为何不开口了呢?”

不是幻觉,是真的!但是这怎有可能!枫岫明明就已经……

拂樱一转身,就差点被那人手里的羽扇糊一脸,喉中将要脱口的问话硬生生咽了下去,伸手拍开羽扇,果然露出了一张他所熟悉的那只神棍的脸。

枫岫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似一场不太好的梦境,他们还是一对损友,在拂樱斋中品茶斗嘴,悠闲自在。

“枫岫……你!你怎会……”

“咦?我一直都在呀。”枫岫拿羽扇遮住半张脸,眼中满含笑意。

拂樱先是感到诧异,略一思索便反应过来,他抓住那枚红枫玉石,黑着脸问道,“你一直在这里面?”

“是啊,好友真是聪慧啊,不过一两句话就能看透吾身在何处。如今修成实体,自然是先来见好友你啊!”枫岫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似乎一点不怕拂樱的怒气。

拂樱:“……所以你是要吾对你说声谢谢吗?第一个来见吾。”而且吾一点都没有感受到你夸我的诚意!

枫岫:“好友如此说,吾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了,吾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哈,吾可是诚意满满啊!

拂樱:“……”呵呵,还是一样的厚颜无耻!

枫岫突然逼近,两人不过一掌之隔,拂樱险些条件反射的一拳抽到他脸上,幸而枫岫反应不错,及时拿羽扇挡住,不然一张斯斯文文的面孔又要惨遭毒手。

“好友,吾有一个问题,你……可以为吾解答吗?”枫岫又凑近了些,嘴唇几乎要碰到拂樱的笔尖,微微的热气打在鼻尖上,令拂樱有些不自在。

“离吾远点,凑这么近做什么?”说罢,便要向后退,却被一只手紧紧地扣住了腰,挣脱不得。

“你!”趁着他功体近乎全废当他好欺负是不是!拂樱怒而抬眸,却装进一双深沉的眼瞳,拂樱一愣,之前他还从未这样近距离的认真观察过他的眼睛,跟他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

“好友可先回答吾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脱口的话语让拂樱懊恼不堪,他为什么要回答他一个问题!而且,总有种不想让他在开口的冲动……

凯旋候当久了,拂樱对于自己的危机感还是比较信任的,刚想伸手捂住枫岫的嘴,那边的问题已然出口。

“拂樱,你可是心悦吾吗?”

语气是少有的严肃,拂樱才抬起的手就这么僵在空中,心中满是不可置信。不可能!他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他是怎么……难道又在试探他吗?

思及此处,拂樱迅速收敛了情绪,冷笑一声,“枫岫好友啊,你怎会有如此愚蠢的想法!你重生一次,已经忘了那一刀了吗?”差点让他死在他手下的那一刀……

说罢,他强行挣开枫岫的手,向屋内走去。即将推开房门的那一刻,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大力,直接将他转了一百八十度抵在了房门旁边。

冰冷的木头硌得拂樱背脊生疼,他抽了一口冷气还没说话,嘴便被另一片温暖堵住了。他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双眼睛,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那人轻笑一声,撬开了他的牙关,带进他熟悉的气息。

“呼……”拂樱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枫岫起身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呼吸起空气来。这人,是想憋死他吗?!

不对,这不是重点!

“你这是做什么?”拂樱皱眉问道。

“拂樱,吾也心悦你啊!”枫岫似是无奈地叹了一声,解释道,“现在,咱们算是两情相悦了~”

“胡说八道!”拂樱狠狠地用袖子抹了抹嘴,妄图擦去那抹属于枫岫的气息,“谁心悦你?你还是去找你的红颜知己吧!别在我这儿乱发情!”

“咦?拂樱可是吃醋了吗?也不知道是谁在浮梦谷承认了自己的感情……”

拂樱的动作瞬间被按了暂停键,“你一直都在……你耍我?”微微眯着紫眸,拂樱瞪向悠闲地摇着羽扇的神棍先生。

“哈,拂樱如此可是承认自己的感情了?”枫岫避开拂樱的质问,直指重点。

拂樱一甩袖进了屋,“不承认如何,承认了那又怎样?”

枫岫唇角带笑,跟着进了屋。

“枫岫!你做什么,放我下来!放……唔……不是等等!”

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又飞回来的两只鸟儿停在枝杈上,毫无所觉的在树上喳喳叫着。

“枫岫……吾,总有一天……会再回佛狱。”

“吾知道。”


“嗯……”拂樱缓缓眨了眨眼睛,看清了眼前的景物,是他的卧榻。旁边已经没有了人,身上的衣物也好好地穿在身上。

昨晚,只不过一场梦吗?也是,枫岫这个人,早就死了。

不过……若是梦境,他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他就不应该去拜访那个什么梦三生!

恨恨地咬牙,拂樱手撑着床榻,准备起身洗漱,然而,“嘶——!”身上突然传来的酸痛感让拂樱手臂一软,又摔了回去。

仰着房梁呆了两秒,拂樱才反应过来:不是梦,都是真的!他们两个昨天真的……那枫岫呢?

穿好放在床头被折的规规整整的衣服,拂樱推开房门。

外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昨晚下了雪,外面一片白茫茫,唯有一抹紫色格外显眼。

只见他将茶具摆好,倒入一杯热茶,转过头来,眼中满满的都是那一袭黑袍身影。

“拂樱,可否来陪吾共饮一杯呢?”

                                                               【完】

PS:
拂樱:大冬天的在外面喝茶你是不是有病啊!(╯‵□′)╯︵┻━┻

皮一下我很开心∠( ᐛ 」∠)_

最后就是 @流風 应该是太太想看的追上去的番外,终于憋出来了!希望没有打扰到太太!另外小声哔哔一句,我怎么觉得枫岫老先生被我写的有点像隔壁的那货……唉,笔力不济的痛啊!












碎碎念

就月牙岚跟真田隆三矛盾最重,上司还老是派他们俩搭档做任务……这神奇的巧合┐(´-`)┌

【双邪】告别

*被剑踪28集刺激的产物,剑雪没了,呵呵🙃🙃🙃
*文笔小白,人物OOC
*不敢再仔细翻一遍过程,可能有的地方有错误,欢迎指正


雨势滂沱,澪澪而下;剑光冷厉,两两相交。

雨水铺成的幕帘遮了眼,模糊了眼前之人的身影。

火焰似的红发红的刺目,跳跃在深沉的夜色中,他却觉得远不如那人的棕发来的耀眼。

手中剑式不停,抬手挥出一道寒气,与对面之人的赤焰相撞,化作丝丝水雾,消逝在雨幕之中。

或许,对面的身影,应该称之为【魔】才对。

昔日,他曾与他倚火而坐,他拨弄着火堆,用带着无奈的声腔低声回答他口中涌现出的一个个问题。

昔日,他曾与他并肩而行,他用横笛吹奏一曲优美的《鹊桥仙》,他则将一片绿叶抿在唇见应和。

昔日,他是一剑封禅,他是剑雪无名。

昔日,不过是昔日。

再深的情谊,终是抵不过命运的捉弄。

“你我原来身在无间!”

美好的梦境令人沉沦,然而终究是身在无间。

从魔口中传出的是熟悉的声音,却早已物是人非。

手中的莲谳与名为‘杀诫’的圣器碰撞,擦出零星的火花。

这场生死斗,终有一方会败下阵来,被对方手中的利器斩杀,成为对方的战利品。

饶是如此,手中的力道依旧缓了,剑势少了些锋锐,劈在已经隐隐出现裂缝的杀诫上。

这让他如何下手!

魔的眉眼逐渐与印象中那人的眉眼重合,纵使他如何不愿承认,两者终究是一体。他若是杀魔,那人也会一同死去;他若是救友,魔总有一天会再次降临。

这让他如何抉择!

时间推移,杀诫剑身裂痕愈加扩大,将化成块块碎片,魔自身的气势却越加凌厉,誓要取他之命开启赦道!

不能再犹豫!眼前的魔已不在是他的好友,他也不再是那个剑雪无名!

“剑者无悔!”

出动最后的招式,只为画上一个句号!

此刻,他是吞佛童子,他是剑邪!

杀诫终是抵不过摧残,被莲谳斩断,寒冰压过赤焰。剑势不减,径直刺入魔道腹部,染上朱红。

魔败了。

他痛呼一声,身形一晃,竟又转换成那抹最熟悉的身影!

雨,沉默地落着。

那人的发被打湿,狼狈地贴在他的面颊上,不复记忆中的意气风发,他按住他微微颤抖的手,猛然向后一扯!

利刃更深的没入腹部,他再站不稳,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一剑封禅!”

他叫着此生唯一挚友的名字,依偎在他身边,试图止住自伤口处流出的源源不断的血液,却被阻止。

眼前的人再说些什么,他已无从去想,只是混乱的反驳着,那人擦去他脸上的泪水,在他怀中诉说着像是遗言一样的话语。

他的大脑一片混乱,什么都来不及细想,唯一坚定着的只有:救他!

还来得及!他的挚友还没有消失!还来得及!

内心重新升起的一点希望给予了他动力,他抬手封住伤口,将那人扶起,便要带着他去寻医师。

下一刻,情形突变!

那人毫不留情地拔出腹部的利刃,转手刺入他的身体!身体由于疼痛剧烈颤抖着,一声还未道完的“为什么”被封在喉中。

熟悉的身影一瞬间又变化成魔的形态,他笑着,将利刃又向内推了推,用他最期盼的声音吐出最绝望的话语。

“我骗你的,傻剑雪。”

利器瞬间抽离,带出大片大片温热的血液,悬浮在空中,朝着一个方向涌去。

模糊的视线中,魔转身追去,毫无留恋之心。

哈……原来希望从不曾存在,那不是他的一剑封禅,而是一个骗局!一个虚影!

意识逐渐混乱,黑暗袭来,不甘在心中滋生徘徊。

恍惚中,有人将他背起,踏过冰冷的雪山,来到一处山洞中,随即便是被冰凉的液体包裹,下沉。

一剑封禅……


“剑雪。”

有人这么叫他。

他半眯着眼睛,探寻着那人的身影。

是熟悉的轮廓,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姿态,熟悉的气息。

不是吞佛童子,是一剑封禅!

“我要离开江湖退隐了,你肯随我么?”

——我叫你离开江湖,你肯不肯?

——有何不肯?

“有何不肯?”

一如往日的回答,他握住那人伸来的手。

两抹身影再次并肩而行,走向最终的归宿。

两手相握,便是永恒。

                                                             【完】

碎碎念

刚从小兰花领便当的冲击中缓过来,北辰胤就跟着领了便当。

呵呵🙃🙃🙃

我知道这首歌很好听,但是为什么两个人决斗要放这种歌???

你们真的是去打架的吗???